青羽墨吟

花未凋,月未缺,人就在天涯。
而那只燕子再也没有回来。
那朵蔷薇,永远种在了少侠心间。
君言需忘怀,路长何其远。
吾宁苦相忆,比翼共来生。

有情燕
主唱:萧人凤
有多少燕离巢 北去而不还
有多少前路蜿蜒 也许不用走完
曾见过烟花璀璨 留一场怀念
若说结局能改变 我为你绝笔阑珊
关山月前 与酒当欢
喜怒皆留得世人叹
风云际变 能相依取暖
此喻为朝夕相伴
君可见 雨中归燕
泪随着 慢慢回旋
等不到 前尘烟消或云散
它留下羽毛来纪念
有多少燕离巢 北去而不还
有多少前路蜿蜒 也许不用走完
曾见过烟花璀璨 留一场怀念
若说结局能改变 我为你绝笔阑珊
等到曲终 也不算难堪
虽然比不上婵娟
诗人题尽 这离愁三千
只不过一声再见
君可见 雨中归燕
泪随着 慢慢回旋
舍不得 前尘烟消或云散
它留下羽毛来纪念
因为爱 迷信永远
拥抱着 等待蜕变
泣血过后我们睁开了双眼
尘埃落定前消失于天边

仙剑的这首曲子真的蛮称燕我的……

肝梦间集肝疼,借着墨明棋妙的曲子瞎填了个词

皓水莫负-寻梦

且停驻此间流连,刀剑如梦梦流年。

#皓雪苍苍,依稀是初见模样
梦中人 来自何方 又何往
远山重重 前路坎坷难挡 寻一个过往
不畏魍魉,何惧风霜

碧海茫茫,望不断聚散无常
听一曲箫声悠扬 和一首地老天荒
剑虽无伤 意却彷徨 情难思量 心有千网
浮生梦 梦未央

谁挽长剑如虹 歌尽了桃花清风
醉问梦中何人生死共 不负情衷
纵弯刀凌空 踏破了紫陌苍穹
唯愿能与君相逢 魂归梦同#

啊……
停驻流连
啊……
梦一场 江湖远
是非恩怨如云烟
留一份执念
换一个执手之约 心相连
莫问庄周或蝴蝶
藏灵犀于谁指间
梦醒后无悔亦无怨

repeat #段

我辗转浅思深梦,描摹那一世颜容
定三生不离不弃不忘 不负情衷
待破碎虚空 于梦中与君重逢
饮红尘浊酒一盅 魂归梦同

ps:纯粹娱乐之作~留个纪念~

【浮生*你】无题(续)——礼物


私设如山,人物属于梦间集,ooc属于我。乙女向!注意避雷!
前情请看http://qingyumoyin.lofter.com/post/1e8a5f6f_105365ad
简单说就是主角无剑牺牲后不知咋的又复活了然后大家给她庆贺她和浮生剑重逢给大家喂狗粮的事(◐‿◑)

无题(续)——礼物

庆祝你回归的生辰很是热闹,一直喧嚣至夜半。酒过不知多少巡后,众人纷纷表示不想再吃你和浮生剑的狗粮(大误),还清醒的道声珍重踏上各自的归程,已经喝得酩酊大醉的干脆歇在了剑冢。
你安顿好众人,一把牵过在宴席上不知怎么和打狗棒拼起酒来,现在已醉意朦胧的浮生剑往自己屋走去。
许是夜风微凉吹散了几分酒意,待你们行至门口,被你拉着的人忽然停了脚步。
你拽了拽握着的手,不解地回过头:“怎么了?”
月光柔柔地洒下来,给他的白裳仿佛罩上层银纱,世外公子,临风玉树。
可如今公子的表情却有些复杂,踌躇道:“去哪?”
“去我屋啊!”你纳闷地瞧着他,却看那张白玉似的脸颊渐染红霞,目光也开始飘乎:“这……你……我……”
你思绪一转,恍然大悟,不由有些哭笑不得:“大伙送了好些礼物给我,都堆在我那屋子里呢!我想着咱两一起拆礼物,一起瞧瞧那些宝贝,会更开心呀。”
看你一脸坦然,少年顿时更生窘意,只好干咳一声,说话声却大了些,仿佛在掩饰什么:“那些俗人能送出什么好东西。”
你了然地笑笑,也不反驳,只是拉着他进了屋。一进屋,果然看见茶桌旁堆满了物件,有大有小,房间角落里甚至还有好几筐西域特色的瓜果。
你一脸兴奋地扑向成堆的礼物,迫不及待地开始一个个拆开。被你暂时遗忘的某人悠悠踱步,轻掀绣着银丝暗纹的衣角,缓缓在你一旁的位置坐下,还给自己倒了杯茶。
一股风雨欲来。
你依旧沉浸在喜悦中,先拆开了最醒目的银白物件,原来是古墓的冰绡,如水般的触感,里面却裹着两颗串起来的小铃铛,拎起来摇晃便发出叮当脆响,煞是悦耳。
“看,这是金铃和冰绡送的!”你笑着看向浮生,那人牵了牵嘴角,吐出个字:“吵。”
“……”,你放下铃铛,再拿起一边的几卷书,仔细一看,先是打狗棒送的《华夏美食宝典》——“无用之物,有我在还需要什么宝典。”语气凉凉。
“额,也是!”你想了想觉得有理,又捡起一本,却是倚天送的,封面是他独有的如剑锋般凛冽的笔迹,上书:拒绝屠龙邀战的一百种方法。
“……”你无语地翻开,发现里面果真夹着一封屠龙的战书。再细看,却被倚天列举的方法逗得笑了起来,“哈哈,太有趣了,浮生,你快看看,倚天这些年真不容易……”你将书递给一旁正冷眼睇着的他,他一脸不情愿地接过开始翻看,草草翻到最后几页却突然变了神色,忽地将书合上,动作有些大。
正在抱着大袋即食情花丝和大袋江南莲子笑的合不拢嘴的(吃货)你,有些吃惊的问:“又怎么了?”
“没什么,”他终于正过脸对着你,星眸映着你有些错愕的神情,语气温柔,“此书对你来说完全没有必要,你既已勘破无剑之境,当知晓战或不战,胜或不胜,已不重要,倘若他来战,你应与不应,又有何干系?”
“……有理”,你颌首称是,盯着那上下翕动的薄唇,心里加了句,美人说的都是对的……
“美人”仿佛舒了口气,那卷册子便不知被变到何方去了。
你继续赏起了礼物,是一卷卷轴,缓缓打开,却见画上垂柳依依,一位妙龄少女倚着柳树而眠,神态颇为熟悉,落款是柳叶刀。
“啊,这是我吗?”你煞是惊喜,“我要挂在房里!”
“……不许”。
一盆冷水浇下来,你略有异议,“为何?”
“难道日后让来人都赏画般的盯着你瞧?”
“……”,你转了转眼珠,笑得狡黠,“不如请世子爷作画一幅?我便不挂这幅啦。”
“这有何难,定比这好看百倍。”
你暗道奸计得逞,笑着又开了几个礼盒。
一对小巧的银蛇耳坠,一个金蛇衔尾的镯子,一支古朴不失婉约的木簪……
你看着琳琅的首饰,随手拿起一样比划着问身旁的人:“如何,好看……呃,浮生?”
待你从首饰堆中抬头,才发现自己已完全被拢在了他站起走近的身影里。
“你不问问我送你何物?”
他俯下身凑近,一股酒气带着清香袭来,你只看到了他胸前交错的金色丝绦,耳尖被他的吐息染红。“你、你送我什么?”
“闭上眼。”你依言闭上。
“伸出手。”你又乖乖伸出了手。
忽地手心一沉,触感温凉。
“看看吧,可还喜欢?”他退开几步,你便睁眼确认,只见手心躺着一块镶着金边的玉坠,两尾鱼儿首尾相抵,难分难舍。
“这鱼儿真可爱,活灵活现!”你顿觉爱不释手,欢喜之情溢满眉梢。
“来,替你戴上。”他的语气更是温柔,接过穿着红绳的玉坠,来到你身后,动作颇有些小心翼翼。
绳长刚好,两尾小鱼栖在了胸口。玉的温凉让你下意识地一抖,你想转过身道声感谢,却被身后人双臂揽住,气力不大却坚定。
“别动”,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听我说会儿。”
你默默点了点头,放松自己在他的臂弯里。
“你知道么,只有现在,只有这么抱着你时,我才敢确认这不是梦……”,往昔在人前总是一副淡定从容的语气,如今却只有脆弱,“你走以后,我就如行尸走肉一般,我甚至想变成魍魉那般,如此便可将你忘却,将自己的罪忘却……”
“浮生……”你一手安抚地攀上了他的臂,他不由紧了紧力道,将你揽得更近。
“可我知道若是那样你定是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得知各地仍有残存的魍魉,我便发誓要杀尽魍魉,不让你的牺牲白费。我走过了很多地方,经历过好几次生死关隘,也想通了好多事……什么王权富贵,什么鸿鹄之志,不过自欺欺人,可笑而已……”
“不可笑!浮生,并不可笑。”你放轻了语气:“有志并不是坏事,想出人头地高人一等也并非可耻,只是我们需要走正途……”
“你看,你总是看的比我更明白。”耳畔传来他的叹息。许是觉得话题太过苦涩,他轻松了语调:“知道这块玉什么来历么?”
“什么来历?”你也颇为好奇。
“呵呵,说来也巧,某次我清完一处藏匿于盛产玉石的山头的魍魉,发现了一块玉石,那纹路颇像一个无字,我当即想到了你,便将它带在身边。”
“……哈哈,幸好它不重。”
“重也无妨……”,他笑了笑,继续说道:“后来行至绝情谷,从君子剑那得知了你回来的消息,我……”说到这,他突然顿住了,你拍了拍他的臂,问:“怎么了?”
“无事……”,不知怎的你觉得他的语气有些郝然,心想他不愿说自己也有办法知道,遂不再追问。
“我在赶过来的路上雕了这块玉,这形状却是在绝情谷看到那冰鱼想出的点子。”沉默半晌,他复又解释,你却讶异了,猛地扭过了身子,:“浮生,这是你亲手雕的?”
“……不然呢?送你的东西怎可假手他人!”那人俊眉一挑,有了些世子之剑应有的倨傲。
你只觉内心暖流阵阵,只知道紧紧拽着他的衣襟,眼眶有些湿润。却不知这幅光景在拥着你的人眼中是怎样的风情。
他慢慢垂首向你靠近,你也不由闭上眸……

“喵~”
快要贴合的身体间突然有个毛绒绒的物穿过,扫过脚背。
“……”
“……”
“何物?”
“……呃,火火、不,这是圣火送的猫。”你不敢看对方快红地黑到底的脸色,弯腰抱起了“不速之客”,“火火,快和浮生打个招呼~”
你举起毛发纯白的波斯猫挡住了满脸通红的自己,而对面的人显然不买账,看到那猫的异色双瞳,或者可以说更气了?
“喵!”小猫被毫不留情地拎着后颈丢开,你的下颚也被他修长的手抬起。
“浮……”你的惊呼还未出口,就被猛地袭上来的薄唇吞了进去,撬开贝齿,长驱直入。
最初的青涩逐渐化为满腔蜜意,夹着酒意,芳香醉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微微松开已有些迷糊的你,你略有些无力的靠在他胸口,任他双臂环着你的腰将你扶稳。
“浮生,我好欢喜。”
一句话仿佛又点燃了什么,你感到他的身子又绷紧起来,有些轻轻颤栗。
最后,他只是轻柔地将你的脸捧起,恍若珍宝,在你眉间印下柔柔一吻。
“浮生,有你足矣。”他郑重应道。

融融烛光下,剪出一双抵首对立的人影,像极了那双首尾相衔的玉雕之鱼。

相濡以沫,共此浮生。




花絮:问:为何浮生不让你看那本倚天的册子?
答:倚天的册子倒数第二页写了几句话:剑道漫长,幸有知己如尔。峨嵋苍雪,倚剑待君来归。

问:屠龙真的这么想和无剑打一架么?
答:屠龙的战帖里其实是封普通的信啦!里面有写:我虽渴望与强者一战,却终知你与他人不同。

问:其他人的礼物都有啥呢?
答:作者脑洞有限,各位大大一起来high?




7.14要公测啦,各位寻梦人要肝起来啦(◐‿◑)
话说又有新角色!杰大配音的:孤剑~
是四花还是五花?(´▽`)
听名字是不是独孤九剑?
我咋闻到一股浓浓的阴谋味……
期待公测打脸(>﹏<)
顺便无剑请挺住……

【浮生/绿竹×你】无题

无题

私设如山,人物属于梦间集,ooc属于我。私心浮生向。玛丽苏避雷!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最不杀的剑道,却是最杀生的力量。
你,作为无剑,在最后一刻终有所悟,弃了手中之剑,坦然迎向俨然疯狂的木剑直直刺来的剑锋。
“不——”
剑贯胸而过,你却无丝毫痛意。刺眼金光中你依稀看到对面怔忡的木剑,耳边传来同伴的呼喊。
可你还是清晰地辨出了他的声音,绝望地声嘶力竭。
你想回头再看一眼,意识却即刻消散。

你以为自己从此消弭于天地,却不知再睁眼时竟回到了剑冢!
剑冢不复当时魍魉侵占时阴森可怖,恢复了最初的肃穆沉静。你先被留守的玄铁发现,一番由惊到喜,久别重逢。好一段时间里剑冢变得热闹非凡,因曾经一路相偕相遇的伙伴得知你“死而复生”的消息,纷纷上门。热情直爽的来个熊抱,冷静自持的温柔看你、道声回来就好,傲娇的佯装生气让你发誓今后再不干“蠢事”,害羞的送你了亲手制作的吉祥物……最后,不知谁提议将你回来的那天定为你的生辰,要给你过个隆重盛大的生辰庆宴。盛情难却,你满是感动地应了。
于是,布置的布置,准备的准备,请帖一封封发出去,给那些因事还未得知消息的旧友。
可最后,宴会当日,却有三人迟迟未来。
你向玄铁问起木剑,他苦笑着说木剑自觉无颜,只托他送上了贺礼。
还有……
“浮生呢?”你终是问了出来,小心翼翼。
玄铁哑然,摇头不知。倒是路过提着个大红灯笼的金铃淡淡说道:“他自你走后便没了音讯,说要赎罪……最近一次听闻他出现在绝情谷附近,我便将请帖寄至那儿了。”
金铃的声音虽平,你却听的心揪了起来,立马去找了淑女君子姐弟俩,问他俩是否有看到浮生。
姐弟两对望一眼,均是摇头。你瞬间没了精神,也没在意身后两姐弟的一番挤眉弄眼,失魂落魄地往剑冢入口走去。
“我只有等吧……从前是,现在也是……”你抱着膝坐在高处,纵使泪已朦了眼,也盯着远方,希望下一刻那个带着几分傲气的身影出现。
虽勘破无剑之境,却难逃红尘之情。


不知过了多久,你感到肩膀被人重重一拍,回首一看,来人穿着无袖绿衣,扎着高高的马尾,眉眼飞扬。
绿竹!你瞪圆了眼,却生生将那名字压下。
来人看你呆在那里,唇欲启却未出声,扑哧一声笑出来,挠了挠脑袋,有些困扰道:“你可别又把我认成那个谁了,我是打狗棒!”
你神色复杂地盯了他半晌,盯得少年别过了脸,一屁股坐在了你身边,只给你看他的侧脸。
暮色沉沉,一时无话。
“你……你坐在这做什么?”你听到问话,只是摇头。
“……时辰不早了,你还不回去参加宴席?”
“我在等……”
“……等谁……”
“浮生。”
你感到身旁的人一震,半晌传来戏谑的话:“怎么又是他……你,你不恨他?”
你先是摇头,后又点头,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你转头对上少年略带急意的眸,莫名觉得心酸难耐,蓄了好久的泪终是忍不住涌了出来。
“你!你别哭啊,你别哭!”少年慌了神色,想抬手安抚却无处安放,你却不管不顾地一下子扑到了他怀里。
“!”少年僵了片刻,叹口气,终是收紧了怀里的你,轻拍着你的背。
“不哭了……浮生那家伙,果真是大坏蛋,最大的大坏蛋……”
“不许你这么说他!”你抬起哭花的脸反驳,让少年顿时哑然。“他、他很好……”
“……可他最后都没有站在你这边,执迷不悟,助纣为虐……”
“不许你这样说他,”你再次打断,咬了咬唇,仿佛下定决心般:“不准你这么说自己!”
语音刚落,你被猛的扶直了身子,拉远了和他的距离,只是双肩被牢牢握着,一双熟悉的眸半是震惊半是痛苦地望着你。
很久,他才找回他的声音“输给你了,输的彻底。”
“浮生……”你喃喃吐出的音,冲毁了他内心最后的防线。你们再也没了顾忌,拥在一起。

你俯耳是他略带急促的心跳,他俯首便可闻你发间幽香。
“为什么不直接来见我?”你问。
“……我怕。”
“怕什么?”
“怕你回来只是黄粱美梦,怕你不肯原谅我……”
“……我也怕。”
“怕什么?”
“怕我回来只是南柯一梦,怕你怨我最后没有守约……”
“……呵呵,这下我们算不算扯平了?”
感受到他的笑意,你也不禁一笑“那我们的约定……”
“当然!此诺,此身,此生,不死不休。”他将你的手覆在他胸口,俩俩相望,缱绻缠绵。
“尝尽天下美味!”
“尝尽天下美味。”



花絮:
以下对话来自躲在不远处默默‘守(八)护(卦)’三人组:
“姐,是你透露的?”
“没啊,是你?”
“我可没兴趣。能在那时费老大劲找到他给他请帖算我给无剑面子了。”
“……”
“看,那是谁?”
“绿衣服,无袖,提着个竹棒气势汹汹……打狗棒!”
“他喊啥呢……”
“浮、生,你,丫,别跑?”
“……”
“呵呵。”


我又来自己割肉啦……回头一看自己写的是不是太玛丽苏(◐‿◑)注意避雷~
不过想给两个人一个苦尽甘来的结局~看到百度的无剑应该超强,但是这篇里面算是断章取义,为了剧情效果哈哈~顺便对打狗棒说声抱歉……

感觉主人公这个走势是要牛破天啊!看木剑还敢搞那些幺蛾子,直接剑气打pp啊!

【绿竹×你】须臾

须臾

cp: 绿竹*你

ooc向,小学生文笔

那段时光,须臾即逝。
————

没有了魍魉的绝情谷风景怡人,你们为了稳定绿竹的伤势决定多停留几日。
玉凛冰鱼虽能暂时压制冰魄银针之毒,但绿竹的伤势依旧不稳,有时仍需卧床休养。你心下愧疚担忧,自告奋勇担当起看病守夜一职。虽然淑女剑表示冰鱼疗效显著,无需一直看护,但众人见你坚持,也就随你去了。
这一日,刚服下冰鱼的绿竹又昏昏沉沉睡去,你照旧搬了个凳子守在了一旁。
屋外弯月渐渐升上高空,屋内豆灯一点。若按往常,你看绿竹并无不适,便会趴回桌案小憩,一早金铃便会过来接替。可今晚情形不同,绿竹不知是因银针之毒还是入了梦魇,睡的很不安稳,平日飞扬的俊眉紧簇,额上似有冷汗。
“绿竹……绿竹?”你担心地凑近,一手拿衣袖拭了拭他额上的汗,一手搭在他手上,只觉入手冰凉。
难道冰魄之毒又发了?!
你心中一紧,立马起身欲寻众人。
“!”手腕被牢牢扣住,你惊讶回身,原来是绿竹无意识地拉住了你。
你无奈地坐下,想抽出手却又不敢太使力,只能任由他扣着。冰凉的触感此时却像火一般炙烤:你看,就是因为你的弱小,你的不注意,让他身受此伤……
想着,你索性将另一只手覆了上去,试图驱散那份凉意。
“绿竹,对不起,都是我没用……”你知道他不喜欢听自己的道歉抑或道谢,只能在他听不到的时候说,“你可要坚持,等追上了银针他们,不管怎样,一定让他给你解毒!我、我们还等着你做好多好吃的呢……”
你念叨着,不知过了多久,数着身旁人逐渐平复的呼吸,终是抵不住困意陷入了梦乡。
梦中又回到了黑暗幽森的剑冢,正当你感觉压抑地喘不过气时,忽地感觉身子一轻,周身一股暖意,像极了古墓中那人拿身子护着你的温度。
此后竟是无梦。

次日清晨,待你悠悠醒转,却发现自己竟睡在了绿竹本应卧着的床上,大惊之下你一跃而起,往门口冲去“绿竹!”
“!?”甫一开门,猛的撞上了一个绿襟微敞的胸膛。“你醒啦?这么急着找我莫不是闻到了我做的炙烤冰鱼的香味?”
你抬头看着眼前人熟悉的朗笑,星眸熠熠,一颗悬着的心不由放下,“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你、你可别又一声不响地走了……”
你佯装委屈地看着他,他却一挑眉:“我何时那样过?”
“上次夜里若不是我醒过来都不知道你自己偷偷去打牙祭呢!”你吐了吐舌做了个鬼脸。
“哈哈”,他似乎被逗笑了,“原来你还是惦记我的吃的!走走走,这就带你去尝尝我的特制烤鱼!”
绿竹一手拉过你走在前头。
你看着前方少年虽没有屠龙那般宽厚的背影,却莫名安心,再低头看他牵着你的手腕,只觉有股热意爬上脸。压下一番陌生的情绪,却脱口而出了一句:“以后可不能没打招呼就离开。”
朗步前行的少年听到了,蓦地一顿,哈哈一笑,却没再说什么,只是紧了紧牵着你的手,走得更快。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各位大大快来产粮,绿我、浮我想必都很好吃啊!

什么?一看就是分分钟虐的节奏……竟然百分百暗堕……

占tag抱歉~但必须一吐为快~此时心情复杂,然后细思极恐……审神者们保护的历史,究竟是何方口中的历史?时之政府,历史溯行军,到底又分别是什么立场?游戏和政治不能混为一谈,但是靖国神社作为霓虹国内都很敏感的地点,公然作为宣传赏樱的去处,不就是希望更多人去参拜它!?想想刀男的大热吸引众多妹子关注,甚至有刀女子一说,可见其影响力,若是将那个神社作为活动地,多少有些可怕的意味了……如果官方没有合理的措施的话,那也只能当个fen婶,和刀刀们再见了~